心灵的呓语

2020-10-26分享


收到一个鼓励,一时思潮翻滚,才发觉真的渴望支持和鼓励,十分十分地需要特别的支撑。才发现我原来有多么的脆弱,脆弱...《心灵的呓语

收到一个鼓励,一时思潮翻滚,才发觉真的渴望支持和鼓励,十分十分地需要特别的支撑。才发现我原来有多么的脆弱,脆弱得几乎是不堪一击。

特别的苦难,不堪的往事,我其实一直在学习承受。表面的轻松和快乐,其实是在掩盖一种东西。我的面前,是最艰难的时光,我在面临人生最大的敌人。我残忍地撕毁自己重组自己,虚假地感受到一种淡淡的甜味--而现在我知道,那是苦味麻木之后的味道。

我知道了自己的痛苦,一直以来没有感觉到的困窘、劳累、无助、悲观,都一股脑儿堆在了面前,如同我在丛林当中迷路,面前都是遮挡视线的树叶子和黑色的树干、腐烂的石头。

我发现,我的心情一如我屋,一片狼藉。窝在这已经熟视无睹的狼藉之中,我的心如同潮湿的墨迹,长久不干。

“我该如何整理自己的心绪呢?”我问自己。

可是到我能这样自问的时候,我发现,我又是个快乐的人了,我想工作,我要做我心灵的主人。因为从我遭受变故以来,没有什么时候能像现在这样轻松,一切都已经从伤痛的心灵之上飘过,散逸。我把一些尘封于黑暗之中的纸张置于阳光之下,我闻到了久违的温度的芳香,我享受到了幸福。我又可以用笔思考,又可以坐沐恬淡,又可以在心灵深处用心灵对心灵自吟。

然而,我又怎么能不痛苦呢?

逝去的光阴难续,理想在云烟里迷失了方向,破碎了一个世界,时间如残枝败荷折断了揉碎了,随风而去,随水而去。孤独之上再蒙上孤独的尘垢,我远离着世上的纷杂,独享安静。可哪里能有安静,哪里不是喧嚣和躁动,哪里容得下一个心的寓所?我感到了孤寂,感到了寒冷,感到了一个我为之胆战心惊的空洞。这时我总是会想到尚在童蒙的儿子,我想,如果不用想这个,我还有足够的生活信念吗?

所以老爸会睁着浑浊的眼睛看到我心里去。这些时候,我特别害怕我老爸的眼睛,他视力很差,因此难免神情呆滞,可是,却常能洞察事物本质。现在他身体有恙,而还因我忧郁,我怎能坦然面对还闪烁其辞,怎能不哽咽无声,暗自吞泪?

生活教会了我什么?坚强?锁闭?

不对,是忘却。或许这就是坚强。忘却应该忘却的,记住应该记住的责任,这是坚强。

可是,我忘却的可能恰恰是自己。现在应该是考虑快乐的时候了,我要学会快乐。贝多芬的快乐在于心灵的旋律,我的快乐也要找到心之旋律,学会爱,爱亲人,爱工作,爱这个社会,也接受爱。

在注射板房里,我看着那些像鸟一样飞的护士,感受着她们笑容里的暖意,听着她们对我父亲说话时好听的声音,我感觉生活其实是美好的。单位里制度引起的不快,家庭的挫折带给我的沮丧,纷繁杂乱的事务生出的烦扰,都像那板房外的嫩红色树叶一样,绽出了生命的灿烂笑容。我会心地笑起来。

感谢一切我该感谢的!


Tag:心灵 , 呓语

上一篇:力量来自渴望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