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草

2020-10-26分享


“人生多寒露,蒲草畏秋风”.不知怎么,突然想起这样的话。在五月的乡村,在滩头、河沟的沼...《蒲草

人生多寒露,蒲草畏秋风”.不知怎么,突然想起这样的话。

在五月的乡村,在滩头、河沟的沼泽地,生长着一片片绿幽幽茂密的水草,细长细长的绿杆,柔软如毯,迎风摇舞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,微微的甘味,那就是蒲草。《汉乐府》说“君当作磐石,妾当作蒲苇。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。”千百年来,蒲草作为坚贞爱情的象征。只是活在当下,在我看来,这只是爱情的一种调侃品。

老家有一条长长的河,因为要蓄水灌溉,人为地截成几段,东西而流。最上面的形如葫芦的叫草堰,然后是椭圆的叫石堰,接着就是长长瘦瘦的长堰和破堰,有如阶梯,顺势而下,蜿蜒如钩,包绕着村庄和农田,长达三四里。所以,在我的老家,即使是大旱之年,通常是很少缺水的。在这些堰中,除了生长着莲藕、芡实、菱角、虾草之外,在滩头、堰沟边长的最多就是蒲草。一汪汪,一片片,高的有一两米,摇曳在浅水中。春天来的时候,蒲草从地下匍匐茎发芽生长,并且不断分株,四五月开始开花,黄绿色的花穗,细长如圆柱,在一片绿幽幽中长成蜡烛状,所以蒲草又有一个通俗名叫“水烛”.入秋以后,勤劳的父辈,利用茶余饭后的时间,带上镰刀,开始采割,粗略地暴晒一下,然后做成草鞋、蒲团,手艺好的还编织成草帽、草垫、草篮可以到集市上出售。那些蒲棒儿摘下来晒干,送到土产公司,还可以换几个油盐钱。

在我们的童年,在物资匮乏得不知道还有“暑假作业”的时代,农村的孩子,三三两两,每天就是头顶着太阳,打着赤膊,光着赤脚,在一些沟沟堰堰中娱乐着。玩着泥巴,捉着泥鳅、虾子,穿梭在蒲草丛中。太阳实在太大的时候,摘一顶荷叶戴在头上,撕开成熟的蒲棒,搓开一朵一朵柔软的蒲絮,向天空对吹着,比谁的气流更长。那种曼舞,轻灵如仙子,飘逸似霓娥。实在玩腻了,躺在蒲草丛中,将一把一把的淤泥,涂在胸前,涂在大腿上,顺便掏着蒲草根,白嫩白嫩的根茎嚼在口中,香甜的滋味像沁水一样,从牙缝中漫了出来。那种味道是现在任何一种高级食品也无法酿造的。玩累了,就下到深水中,洗去淤泥,比潜水,比踩水,也比凫水,再就是去采摘菱角和芡实,小心地剥开长满毛刺的芡实外壳,剩下的就是津津有味地享受粉腻腻的芡实了。等到衣服烤干的时候,小心翼翼地避开大人的视线,然后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了。

蒲草的果实--蒲棒儿,是每个家庭必收藏的应急药品。插在那些屋檐下的土砖墙缝中,让阳光和风去烘干,一旦有个皮破肉开的,挤几朵毛绒绒的压在伤口上,血马上就止住了,三两天伤口就愈合,很少有上医院的,更不说要用什么消炎药。在我的童年时,我曾经有几次机会用上了它,至今记忆犹新。那蒲棒,我们的通俗名就叫“毛骨花”,搓开它就是毛绒绒的小羽毛,名字很形象。曾经有很长时间不知道它的大名,直到有一天一位老药工对我说:那就是蒲黄。蒲黄?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就从我的中药教材上知道了它,“凉血止血,活血化瘀”,这是教材上介绍的功效,现在想来,可能还有清热解毒的作用。当药名与实物对上号的时候,我只有哑然而笑,我们这一代中医,早已不再是过去的需要采药挖药的郎中了,只知道药名与功效,分不清几种新鲜的实物,不知是幸抑或不幸?

成年以后就离开了家乡,每天忙于生计,在卑微中过着卑微的生活。在某个孤独和彷徨时,偶尔也想起那卑微的蒲草,在沟壑、在滩边,在河流的两岸,于沼泽中寂寞地生长,经春而繁茂,经秋而凋零。生命的屐旅,被时序烙上深深的齿痕,无语中绽放光华。

那是一种多么无上无念的生气啊!

差不多十年前,寂静的家乡不再寂静了。因为盛产一种少含碳酸盐的花岗石,成片成片的山峰开始开发了,这N亿年前地幔和地壳运动的产物,被人们当成宝贝一样贪婪挖掘。尘烟滚滚,山峰断裂;机器轰鸣,污水肆虐。那些弥漫的粉尘随着浑浊的流水游走于长河短堰,填埋于沟沟壑壑。曾经清澈的河流被牛奶水所充斥,在日复一日的侵润中,即使再平凡的蒲草也侵扰着,经春不发,或瘦瘠苍黄,很少再看到繁茂的“甘蔗林”了,更不说游动的泥鳅和鱼虾。在母亲的某个周年忌日,我到她的坟前祭奠时,站在黄土岗的坡顶上,远远望去,曾经清澈见底、芳草萋萋的石堰、长堰、破堰已经快干涸了,葫芦形的草堰,也只剩下几个深潭,浑黄浑黄的水,阳光下不再泛着粼光。老家在粉尘的氤氲中,苍黄并且沧桑。头脑中出现一个画面,彷如某古代边塞战场:大漠苍凉,号角呜呜,狼烟四起,飞沙迷漫……

那又是一种多么无奈和无状的哀鸣啊!

国庆节的那天,和父亲闲聊。父亲说:那些在石材厂干活的兄弟叔伯,差不多每天都要挣两三百块钱。我说:他们每日生活在粉尘和机器的噪鸣中,以牺牲健康为代价,挣来的钱有一天或许抵不过看病的费用。人类在享受盲目开发带来的繁荣时,终究将要品尝大自然带来的恶果。这一点我从来就相信。当地表和地下水一天又一天被污染,那些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泉不复存在的时候,我的乡民,拿什么拯救明天?一个以牺牲大多数人的健康权益,让少数人先富起来,只重视经济建设、不注意环境保护的政府不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政府。

现在,卑微的蒲草早已不被人们青睐和重视了,甚至也懒得再去看它一眼。而在故土,春荣秋枯的蒲草,不再是一种风景,更不再是童年的玩伴了。人们在为实现各自的中国梦而忙碌着,在众多的中国梦中,我想:

“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”,才是真正的中国梦之魂!


Tag:蒲草

上一篇:力量来自渴望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